快捷搜索:  as

退伍季|打起背包,绶带和红花见证了我的军旅时

衣妆渐变的青春

盛夏,一场瓢泼大年夜雨不期而至。在泥泞的蹊径上,一支长途行军的步队正艰巨前行。人群中,某女子步兵班副班长、下士张丹妮时时地穿行在步队中给女兵们加油鼓劲,听凭风雨肆意地奏乐她的面容。

张丹妮参军前就读于某地方高校管帐专业。大年夜二那年,校园内征兵广告上那英姿飒爽的女兵深深地捉住了她的眼球。为了追寻那抹钟爱的国防绿,她毅然抉择携笔从戎投身军营来到雪域高原。

然而,穿上军装的新鲜感很快就以前了,随之而来的是伟大年夜的落差感。新兵营第一次紧急聚拢就让张丹妮吃尽了苦头,体能跟不上、内务整不好,连最基础的行列步队也走不齐,张丹妮一度忏悔当初选择当兵这个抉择。

每当夜深人静时,张丹妮总偷偷在被窝里抹眼泪。一次和班长谈心,她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那天,班长郭亚芳说的一句话让她重拾了信心:现在吃点苦、流点泪不算什么,待你转头看来这会是一段热泪盈眶的青春。

“拆了又打,单单一个打背包她就不知道练了若干次,背包绳都在手上勒出了红印。”同年兵田梦涵对张丹妮在新兵时的改变至今仍历历在目。

去年底,单位组建首个女子步兵班,连同张丹妮在内的12名女兵从保障岗位来到战争班排。这一次,张丹妮做好了吃苦的筹备,可步兵的练习课目对付这些小女孩来说不是“再坚持一下”就能完成的。

连队组织极限体能练习,指示员龙中华故意让女兵们后留,可张丹妮执意要随着上。20公斤负重,30公里路程,张丹妮咬着牙活生生撑了下来。回到宿舍,张丹妮脱下满是泥土的作战靴,闭上眼睛狠心地将袜子“撕下”,一个个血泡被顺带扯破,绛血色的血水渐渐排泄。

张丹妮望着自己纤细的双手意识到,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女步兵必须降服女朝气力不够的体能弱点。在那今后,张丹妮坚持天天和男兵一路进行气力练习,她逼迫自己天天吃高热量的食品,短短两个月竟增重10斤。

在一次又一次的摸爬滚打中,张丹妮曾经纤细的双手早已布满了老茧,曾经白皙的面容也一去不复返。有了这些努力,张丹妮如今已纯熟掌握武装奔袭、实弹射击、掩体建筑等步兵课目。半年稽核中,她成为第一个课目全优的女兵。

顿时要退伍了,母亲给她寄来一套风雅的裙子,裙摆上层层蕾丝点缀非分特别好看。已经两年多没穿过裙子的张丹妮,在闺蜜们眼前显得有些欠美意思。望着自己那诟谇分明的“熊猫臂”,她泪光闪烁地说:“照样穿军装时的我好看,无悔这段刻骨铭心的军旅经历。”

心声

最美的剪影

■张丹妮

换下军装,昔时苗条的衣裙已不再合身。当兵5年来,自己从“女神”成了“女男人”,里面有着太多的艰辛和泪水。不知不觉就到了要脱离的时刻,现在细细品来,这些含泪的影象竟成了最美的剪影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